2014年05月21日

慢慢脱离了做梦的状态

  这就是一个平民百姓过的一个元宵节。

  至于保持灵魂的纯洁,没有多么高大上的理由,只是因为我们家信仰基督。

  见到大象,母亲直呼这么大,能有几吨呢?竟还背了一段鼻子像钩子、腿儿像柱子、耳朵像扇子的谜面,用手比划着那腿能有多粗。

  

  我晃晃悠悠地从另一条大路往山下走,一边走一边想,此山无闲客,独步我一人,我怎么可以不疯跑一二呢!遂啸傲一声,往山下狂奔而去。

  宽广的马路清净了许多,偶尔有一两辆汽车驶过,行人不再象以前拥挤,远远望去孤零零地。

  

  慢慢脱离了做梦的状态

  流着泪,用手来回地抚着他干瘦的脸,一边喊他一边哭,他终于用力眨了一眨眼睛,看了我一眼。

  我看励志故事,更看身边人的故事。

  我们和他一起打球的时候很担心撞伤他,他却很不在乎,不停地对我们说,你不用担心撞到我,尽管放马过来,但是我们仍然不敢去和他冲撞。